荣宝斋官方电商交易平台

王明明官方网站

文章

艺术家相册

静寂清凉——周思聪的荷花世界
2016-05-09 11:34:25作者:王明明浏览:1345次

    周思聪是我的老师。回望她的一生,我还是想用那八个字来形容“灿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确,她是一位用生命绘画的艺术家,要理解周思聪,首先要了解她的人生经历,才能明白她艺术上的升华是如何来的。而周思聪笔下的荷花是她艺术创作的最后主题,也是她艺术修为与境界的高点。因此,这次为周老师做荷花的作品展览,我想了几天,最后取名叫“静寂清凉——周思聪的荷花世界”,应该说是对她艺术与人生的一次致敬。

    周思聪作为艺术家、尤其是作为女性艺术家,她艺术发展形成的过程在整个中国的20世纪都是非常具有特点的。尤其是她作品风格的变化虽然可以分成几个阶段,而每一次变化都是那么的顺畅而自然。1963年,周思聪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就进入北京画院,在这里她与老先生们相处得非常融洽,从传统与前辈中汲取营养。她很刻苦,在画院图书室的很多借书卡中有她的借书记录。她的艺术到文革后期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面貌,像《长白青松》、《山区新路》,以及1979年创作完成的《人民和总理》,应该说是她创作的第一个高峰。后来,她与卢沉老师到辽源矿区写生并受到日本艺术家丸木位里、赤松俊子夫妇的影响,创作了大型组画《矿工图》,是她艺术创作的第二个高峰。80年代初,她去四川等地写生,创作出彝族系列作品。在这一系列中,周思聪没有局限在服饰的表现上,而是抓住了人,从女性的视角,体现了她对生活苦难的理解与天性的表达。这一时期的创作,周思聪逐渐从叶浅予、黄胄以及徐蒋体系中走了出来,自己的面貌逐步形成。所遗憾的是她的风湿病日渐加重,不能再画大创作,因此,小幅的创作成为主体,荷花成为这一时期她笔下最主要的表现题材。

    关于周老师荷花的创作,还有一段故事。1991年,我陪新加坡摄影家蔡斯民先生去新疆采风,在路上聊起他非常喜欢周老师的作品。我说:“您为什么不买一批画给周老师办个展览呢?”他说:“很想,不好意思说。”我说:“好,我来和周老师说。”于是,才有了后来周老师到新加坡的展览。在客观上,这次展览也促使了周老师在病中的创作。1992年,她在京丰宾馆创作的那批荷花,应该说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荷花系列的作品是周思聪的艺术经历、人格精神的集中体现。那时她的风湿病已经很严重了,甚至是用两个手指夹着笔在画画。因此,她笔下的荷花带有一种凄美,一种隐隐的痛,只有近距离接触她的人才能理解。那是对生命无法挽救时,在无奈中的觉悟。她曾跟我说:“明明,我都想通了,一切随缘吧。”所以,在画面上我们看到的是苍凉后面的升华。她的荷花是有正能量的,虽然渴望与无望交织在一起,但根上是阳光的。

    从创作角度看,周老师笔下的荷花抛掉了许多技法,她在减,一次次地减,越减越接近艺术的本质。我想,这是依赖于她细腻的情感、天性、勤奋与对艺术的爱。她的荷花好像随笔拈来,但所达到的境界又是不可代替,不能仿造的。因此,对于她的荷花创作没有办法通过技法去衡量,因为根本就不是技法的问题。她在用创作去燃烧生命,用艺术去悟道。她不是佛教徒,但她达到了佛法中所说的“静寂圆明”的境界。的确,面对那清凉世界,周思聪以荷花应之,与静伴之。


2014年5月23日于潜心斋

上一篇:寻求中国画发展的规律

下一篇:追求高度勇于担当——王明明先生访谈(一)

新天下手机网wapt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