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宝斋官方电商交易平台

沈鹏官方网站

沈鹏 沈鹏书法 书法

文章

沈鹏的“三余”世界
2014-11-20 17:29:26作者:王文英浏览:20558次

沈鹏先生档案 
   
中国著名的书法家,美术理论家,诗人,学者。全国政协委员,曾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室副主任、总编室主任、副总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文联委员、副主席。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主席、中国国际友谊促进会理事、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书法之友》杂志名誉主编、炎黄书画院副院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等。荣获联合国Academy世界和平艺术权威奖。
   
诗、书、画,中国传统文人自身的艺术,沈鹏先生诗、书、画皆能,是现时文化界少有的人之一。作为一名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会员,知道沈鹏先生十余年,而与先生真正相识不过年余。我与先生的真正相识缘于我要出版一本自己的作品选集。作为一个学习书法二十余年的人出版一本作品集可以说是一个夙愿,从心里希望做得好上加好,自己认真创作、臻选作品,希望题签是自己敬慕如沈先生这样的书法名家。于是,我求助于与先生相熟的朋友,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不想,朋友一口应承告之没有问题。果然半月余,朋友来电说先生已提就,而且同时写了数张,从中选出了满意的一张。我与先生素昧平生,不过书法界的一个晚辈,先生如此之认真,感动之余遂产生了采访先生的愿望,于是便有了如下的访谈文字。
   
与先生的谈话中,听到这样一个故事。80年代,沈先生要出版一本书法作品的小册子,遂请李可染先生题签。数日过后,一次会议,沈先生偶遇李可染先生,可染先生告之,嘱托未忘,只是为了慎重,连写几遍,都不满意,还待满意再奉上。沈先生深为老先生的品德感动。而今天,我也深为沈先生的品德而感动。
    先生儒雅的仪表,瘦弱的身躯透着一种内力;令人仰视的气度,就像他笔下流泻出的曲曲盘绕的线条:筋骨内含,苍劲有力。和先生一起谈话是一种享受,你时刻会感染到从他身上流泻出的一种人格魅力,一种艺术的魅力,而不仅仅是增长学识见闻。

无心插柳柳成荫 
   
河南省孟津县,是在当代海内外书法界影响深远的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王铎的故乡,其家乡父老喜好传统文化的无不以王铎为自豪,遂兴建起了王铎书法馆。与王铎书法馆遥遥相对的便是沈鹏先生的书法艺术馆。沈先生江苏江阴人氏,何以王铎故乡孟津人要为他建立书法艺术馆,可见至少在孟津人的眼中,沈鹏先生与王铎一样是引领时代书法艺术的大师。
   
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的沈鹏先生,虽然童蒙未开就浸淫书法:开始练字,写大仿、临帖,但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著名书法家称道于世,更不要想一跃而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领头人。正应了中国人的一句老话“无心插柳柳成
荫”。 
   
先生故乡江阴是个富饶、美丽的江南小城,也是个人才代出的地方。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第一个年头,沈鹏便出生在这里的一个教师家庭。 
   
 一个人的童年生活,常常会镌刻心岩,浸透整个生命旅程。由于家庭良好的文化氛围,他与书法、绘画、诗词从幼年起就结下了缘。而他开蒙最早的是书法,先生5岁时便开始练字,暝暝中似已注定与书法的深缘,只是他自己从没有刻意为之。 
    从此,毛笔在沈鹏的生活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尽管他从未想过要做书法名家,五、六十年代,书法与毛笔已远离了中国人的生活,舶来的实用轻巧的自来水笔早已替代了每用必需沾墨水的软头毛笔,但沈鹏先生始终用着毛笔。 
    虽然毛笔与沈鹏非常的亲近,但他却没有刻意地临帖,追求什么风格,他喜欢用中国传统的书写记录方式,不管多忙、多累,他也要坚持写字。久而久之,这管而今大多数中国人很难把握的毛笔在沈鹏的手中犹如魔术师手中的魔棒一般得心应手,运转自如。 
    读帖、临帖间隔进行,而临帖、学习古人在沈鹏是三十岁以后的事,这样可以不受某一家、某一派的影响。先生说到自己学习书法的体会时这样说,我想这个经验对许多学习书法的人也许会有所启示。沈鹏先生书法由赵孟頫而进入王羲之,感觉秀美、飘逸过之,而筋骨少之,后又学习欧阳询,再从王铎、米芾、杨凝式等汲取营养。不想经年之后,先生竟成为闻名遐迩的书法大家,其书法艺术为海内外所注目,书法作品价值日隆,收藏热也悄然升起,遍及海内外。赵朴初先生夸赞沈先生书法“大作不让明贤,至所欣佩。”启功先生说:“所作行草,无一旧时窠臼,艺贵创新,先生得之。” 
    沈先生行世的书法墨迹有《沈鹏书杜诗二十三首》、《沈鹏书归去来辞》、《沈鹏书白居易长恨歌、琵琶行》、《沈鹏书法选》、《沈鹏书法作品集》(日本)、《岳阳楼记(长卷)》等十余种。 
    1982年,沈先生应邀在日本新潟佐渡岛南端的小木町举办个人书法展,展出的地点是在当地的一个业余美术展览馆。这在别人也许会心中不快,在“业余”美术馆办展,岂不辱没了著名书法家的名声。沈先生对此却毫不介意,他在《沟通》一文中这样说:“我算不算‘业余’书法家呢?这并不重要,这些年来社会潮流越发把我推到‘专业’地位,可是想想古代有多少传世书法家是‘专业’的呢?‘业余’对于他们来说是锦上添花,是意味着‘兼能’,我要是称得起‘业余’书法家该有多好!”展览结束的那一天,一位远道而来的青年农民看完展览感慨地对先生说:我没有专门练过书法,我用自己的心境去揣摩您的作品。我觉得您的作品有超脱的心境…….”。 
    身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主席,沈先生对于艺术的真诚,对于创作的态度之认真不仅令后学晚辈嗟叹,就是同辈中人也无不叹服。可重复性是中国书法特点之一,这既是优点,也是缺陷。这使学习书法的人极容易重复前贤,重复自己,尤其是成名的书法家,更多守成者。而沈先生对吴昌硕、齐白石等的衰年变法常感慨于心,非常钦佩,常说别人越是看重自己的书法,自己越应该努力,努力是终生的事。先生以为艺术“真”是第一义的,“善”与“美”以“真”为本,脱离了“真”,“善”便不那么可信,“美”也未必可爱。参与的各种的展览于沈先生一年之中少说也有几十次,而每一次他都精心创作,反复推敲、斟酌,绝少雷同之作,这是许多有成就的艺术家望而却步的事情。就是别人索求或馈赠于人的作品他也都认真对待,先生于今创作的书法作品无一不是认真揣摩之作,件件都是精心创作。行文至此,想起先生于我的题签,真正体会了先生为人为艺的真诚和执著。?由此,我们明白为何先生无心插柳柳却成荫了。

吟咏不绝的诗人 
    《燃烧的诗梦》是友人书法家、诗人萧风先生读沈鹏先生诗作与书法有感而作的议论文字。文中不仅记述了他与沈鹏先生交往的师生情谊,更以一个诗人的气质感受诗人,感受诗人的诗及书法。可以说我正是从这里开始进入先生的诗境的:清新挺健、朴实无华。虽然这之前我曾拜读过先生的诗,也与先生谈论过诗,谈论过先生的诗。?诗在沈鹏先生的生活中举足轻重。在他不可想象没有诗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且行且吟正是先生这许多年来的写照。 
    沈鹏先生的诗梦开始于孩童时。从小学到初中,他师从亲戚中的一个清末的举人章松庵老先生学习诗词。别人不容易学的平仄,十二、三岁的他用了半天就基本掌握了。但沈鹏先生真正诗兴大发,开始创作旧体格律诗却是几十年后的不惑之年。经年的读书积累,生活的坎坷,外加天生的诗人气质,他的诗作让人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厚积薄发,一发而不可收。先生于今结集出版了两本诗集《三余吟草》、《三余续吟》,而他未收入集子的诗词还有很多。 
    九十年代末的一个夏秋之交,先生应邀到京郊的著名风景区龙庆峡休憩、游玩。晨起外出散步,忽见老农夫牵着马,悠闲地行进在山野道中,其情其景仿佛一幅平和恬淡的水墨画,不由想起小时候乡间生活,骑马的乐趣,非要再一试身手。此时的先生已过花甲之年 ,却坚持不让人扶,自己骑上马背,那兴奋劲儿一如孩童。他的的诗作《聊发》,便诞生于这个诗意的清晨:?清晨聊发少年狂,?一马轻骑过土岗。驯雅了无雄杰气,?笑吾自谓伏龙翔。 
    这首诗作不禁使人联想到东坡先生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无论时空如何轮转,诗人的情怀却是共通的。 
    纵览先生的诗有题画诗、贺诗,也有书感、游记,题材十分广泛。无论长诗,还是绝句;无论是即景生情、感物兴怀,还是寄寓哲思都记录了他对艺术真诚,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生的感怀。他的诗词朴实无华,从生活细微处寻见人间真情。著名的鉴定家、书法家杨仁恺称赞其诗“句句珠玑,既有前贤锤炼警语的融会贯通,又有深厚的生活经历,两相结合,出语新颖,而富有时代感,虽形式为旧体诗词,而内容却与现实紧密相连,朗诵起来有如读白乐天的诗篇,娓娓动听,使人兴奋不已。”
    在沈鹏先生,诗与书法贯穿了他的艺术生涯。书法本质地追求,沈鹏先生谓之为“探索‘诗意’”。他的书法因为诗而散发着浪漫气息,更具韵律美与节奏美;他的诗因书法而意象联翩,更富意象之美、音乐之美、造型之美。
    沈先生性喜旅游,年轻时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八十年代开始离京外游。每游必有心得,有心得必有诗作。即使在外国访问,作学术讲座,先生诗作亦源源不绝的问世。 
    无论他走到哪,无论他做什么,他那颗诗人敏感的心都在感受,那智者的头脑都在思索,诗句徘徊在他的脑迹,在别人谈天论地的时候,先生的诗作诞生了。先生于此的勤奋是常人无法比拟的。杨仁恺先生称沈鹏先生为“吟咏不绝的诗人”,一个“诗痴”,再恰当不过。
    先生将自己的诗集题名曰“三余”,是借用三国时董遇的惜阴典故。董遇曾言“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当学者回他“苦无时日”时,董遇说:“当以三余”,又解释:“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之余也。”先生所借重的是那份“三余”的精神,而这“三余”正是沈先生勤奋精神写照。
    先生因为勤奋笔和本就成了他不离身的宝贝,无论他走到哪,无论他做什么,这两样东西始终不离身。一时找不到,先生失魂落魄,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才心安。一次,先生行至珠海办展览。晚间,收拾行囊,忽然发现笔不见了。一时间,先生手足无措,随行的人只好帮他将已打好的行李又逐一打开找寻,当笔从行李中的衣袋里找出时,先生才如释重负。 
    近二十年来,沈先生足迹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时常跨过国境线,足迹里撒满了诗瓣,弥漫着诗香。

终生职业:编辑
    先生以书法名家名世,而其一生的职业是被常人称作“为人作嫁衣裳”的编辑,经他手主持和编辑出版的图书五百种以上。其中工程比较浩大的是《中国历代绘画——故宫博物院藏画集》和中日合编的33卷本的《中国石刻大观》、《中国博物观》(日本同朋舍出版),大型摄影集《苏联》、《北京》以及小学《写字》课本12册等。作为出版界精英,历次被聘为国家图书奖评委会委员,并担任领导职务。
    先生从小有多种兴趣:诗词书画,却情有独钟新闻行业,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为公众代言的报人。建国之初,新华社招考学员训练班,要求大学毕业或同等学历,录取率十比一,竞争是相当激烈的。刚读大学一年级的沈鹏得信后决意投考,开明的父母支持儿子的选择。在众多大学毕业生中,大学一年级的沈鹏竟然顺利过关。这个奇迹要归功于他良好的外语基础和文学功底,以及大学时代阅读过马克思、列宁的著作。
    从此,沈鹏离开江阴来到北京。学成分配,沈鹏并没有如愿成为一名新闻记者,而是服从组织分配,来到人民画报社,成为一名编辑,1951年转入刚刚成立的人民美术出版社,孜孜矻矻至今。
    沈鹏少时浸淫书画,从小习画从《芥子园画谱》和老师的画入手。老师很讲究书画作品的格调,强调文气,对于低俗的书画比较敏感,即使出自名家之手,也不以为然。久而久之,沈鹏鉴赏的眼力可想而知。他对美术的热爱就从这时开始,对于美术的兴趣和审美观点就是这时奠定的。他成为美术编辑好像也早已缘定。
    那个时代的人以组织分配、国家的需要为原则。也许因为沈鹏从小体质弱,对能否胜任新闻记者自己心中没底,也许是因为作为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编辑距离自己热爱的书画艺术很近。总之,他一生没有想离开编辑职业,而另谋它求。
    常听人谈到编辑时,都不无感叹:乃“无名英雄”也。沈先生之为编辑,却可谓“无名英雄”之“无名英雄”。先生初到出版社不久即任职于总编室,一边为作者服务,一边为编辑服务。他参与了许多书籍的编辑工作,却很少署名。编辑的职业养成了沈鹏全面、客观、辩证看问题的好习惯。这些都为他日后成为著名的美术评论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著名的美术理论家李松先生在《行云卷舒——读沈鹏论诗书画文章》一文中说:编辑、审稿本身就是一种评论。而沈先生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说:评论,几乎可以说是编辑的孪生弟兄。做编辑工作天天看画稿、论著,权衡取舍之间,其实就是一种评论,不过没有形成文字。
    他因为编辑美术书籍而开始关注美术动态,从而成为著名的美术理论家。启功先生说“仆与沈鹏先生逾三十载,观其美术评论之作,每有独到之处。”除却文革期间散失的七十余篇评论文字外,沈鹏先生至今发表了百余万字美术理论、评论文章,出版了《沈鹏书画谈》等两部论文集。
    沈先生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大都因为书法的盛名所掩,其实其中的任何一项成就对于任何一个个体的人来讲都可以说是成功。诗、书、文都为先生之“余”事。先生有方自用图章,单只刻一个“余”,是指他的诗、文、书、画都是编辑工作之余。编辑工作占了沈鹏绝大部分的时间,而他于编辑工作的热爱却是终其一生,并且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成为我国著名的编辑出版家。

位为学者,却一日不敢忘忧国
    政协委员身上肩负着参政议政的责任。每年的政协大会沈先生都履行自己作为政协委员的职责,提出自己的提案。
    其实先生忧国、爱国的责任感并不是他成为政协委员才开始的,而是始于少年时代。
    十四、五岁正是小学毕业,升入初中的年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通常除了学业所想的不过是吃喝、玩耍,而沈鹏这时除了学业,在他脑中已经开始思考国家前途、人民民主。他以深沉的笔名在家乡江阴的报纸上发表了“国庆即国哀”的文章。文章刊出犹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引起社会各界广泛注意,谁也没有想到它会是一个少年所为。这篇在当时、当地颇有影响的文章并没有任何的政治背景,全然出自热血少年朴素的爱国、忧国热忱。
    中学时代的沈鹏在报章杂志上发表了二、三十篇进步文章,小小年纪还和几个同学一道,自筹资金,办起县报副刊,定名为《曙光》,凝聚了它们渴望追求光明的理想。《曙光》还发行过单行本,在江苏省内颇有知名度,至今保留在沈先生的母校南菁中学。这成为南菁中学校史中光彩的一页。
    这时的沈鹏虽然年仅十四、五岁,却已开始接触了进步思想,阅读了大量的进步书籍。
    沈鹏心中渴望着国家民主、富强。他带着这样的信念走上了社会,却碰到一件很荒唐的事。原本出身旧知识分子家庭的他,家庭出身被莫名其妙地定为地主,背着这样的家庭出身,沈鹏走过了二十余个春夏秋冬。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家庭出身对于一个人不要说成长,就是生存意味着什么。在这样的境遇下,沈鹏没有消沉,他坚信命运对于一个人是公平的,依然每日平静地面对工作和生活,认认真真,踏踏实实。
    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是沈鹏多年的愿望。1956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中共党员。这也可以说是对他多年努力的一种肯定。
    作为编辑出版家的沈先生,诗、书、画、美术评论皆成为了“余”事,但政协委员的参政议政的职责他却不视为“余”事。他说政协委员不仅仅是一种荣誉,更重要的是一种责任。无论他走到哪,遇到什么人,他都会不厌其烦认真地做着调查,了解民意,做着记录。这许多年来,他的提案都围绕自己所熟悉的提高出版质量、规范书画市场、建立书画艺术馆、书画打假,以及关乎民生的如环境保护等问题。今年的政协大会,沈先生提出了《学校设立书法课》的提案,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
    为写好这篇采访记,我上网检索沈先生的消息及资料,有关先生的消息多得我一时无法统计,足见先生日程之紧张,工作之繁重。 2002年4月27日,新华社消息:十位国内文艺界著名专家学者接受北京大学的聘请,担任艺术学系兼职教授。消息说:北京大学具有悠久的艺术教育和研究传统。徐悲鸿、刘天华、沈尹默、肖友梅、宗白华等艺术大家和著名学者都曾先后在这里执教。沈鹏先生作为著名的书法家、美术评论家、编辑出版家位列其中。
    2002年6月7日,江苏省南菁高中召开沈鹏奖学金颁发大会,38名在全国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竞赛中获一、二等奖的学生得到奖励。南菁中学是沈先生的母校,这是他为奖励母校学生而设立的奖学基金。迄今已颁发了三次。
    2002年10月27日,南菁中学建校12周年,江阴市人民政府立“南方菁华”纪念碑揭碑仪式和沈鹏美术馆揭牌仪式。沈先生应邀出席。
    2003年5月29日,沈鹏、刘炳森等著名书法家参加向抗击非典一线的医护人员“献爱心”的活动,将自己精心创作的作品分别赠送给北京有关单位和部门。
    沈先生出席的各种美术、书法展览会、研讨会、交流会以及各种的社会活动无计其数。我只能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选取其中与此有关的消息摘录几则。写到这里,不由想起先生每每参加活动,主办者必请其讲话,而他每次讲话,绝不敷衍,都是从心底里流出的肺腑之言,挚诚的话语对人每有启迪。
    楷树挺秀,模叶葳蕤。历经人生的腾挪跌宕,先生身上多了许多光环,他的生活看似繁忙、热闹,但内心却一片澄明静寂,超然物外一如与世无争的林下君子,诗意地拥抱艺术、拥抱生活。大凡接触过沈先生,或欣赏他的书法与诗的人都会有同那位日本青年农民的感受:超脱的心境。生活中的先生正是如此,他抖落一身的光环,努力、勤奋而又超脱、诗意地过着每一天。

上一篇:艺术评论

下一篇:沈鹏:理论的自觉与自由表达

新天下手机网wapt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