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宝斋官方电商交易平台

吴传麟官方网站

文章

水墨淋漓抒胸臆,写尽江南无数山——简论吴传麟先生山水画艺术成
2016-12-27 17:17:52作者:李长安浏览:1314次

    中国传统山水绘画传承数千年,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历代名家,人材辈出,如天河星汉般光辉璀璨,为后世画家留下了无数可资借鉴的宝贵的绘画理论和笔墨技巧。然,后之人学者甚众而姣姣者仅得其一二。何也?不得其法也。清苦瓜和尚画语录云:“得乾坤之理者,山川之质也,得笔墨之法者,山川之饰也。知其饰而非理,其理危矣,知其质而非法,其法微矣。是故古人知其微危,必获于一,一有不明,则万物障。一无不明,则万物齐。画之理,笔之法,不过天地之质与饰也。"所以有成就的画家,必能运用前人的画理画法,善于师法造化而运山川之气脉,使自已的精神与笔墨与山川神遇而迹化,故能贯畅山川之形神,得天地造物之质与饰,进而点染出画中山川之神韵。吴传麟先生,即深谙此道也。先生少小时即有绘画天赋,中学时,又得力于刘鲁生、黑伯龙、关友声等诸多山东画坛名家的悉心指点,奠定了坚实的绘画基础。及长,考入中央工艺美院,又先后受教得益于雷圭元、庞薰琹、陈叔亮、张仃、吴冠中、白雪石等名师大家,沃土滋润,获益非浅。尤其后来遇到李苦禅先生,先生对这位勤奋好学的青年格外关爱有加,不仅将自己所学倾囊相授,而且教之以人品即画品的道理。后来,尽管遭遇十年文革的磋跎岁月,学非所用,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八十年代初期,调入人民美术出版社担任美术编辑,虽然审阅工作艰辛劳累,但仍令他兴奋不己,必竟如鱼归江河,可以畅游于自己的艺术天地之中了!传麟先生极为勤奋,不肯放纵少许光阴。这位生于山东,又在中央工艺美院饱受艺术浸淫的江北才子,对祖国的江南河山极度钟情,每到江南出差,必要想方设法游历当地名山大川,画了大量写生稿,汲取江南的山川灵气,把它深深溶入到自己的笔墨之中。每到一地,工作之余,再忙再累,也要坚持写生,往往积稿盈尺。美丽的江南风光,使他对善写江南风景的金陵画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江南名家傅抱石、宋文治、魏紫熙,岭南画派的关山月、黎雄才诸先生的畅酣淋漓,充滿了江南风韵的画作,对他后来的绘画风格,产生了重大影响。继承前贤,师法造化,吸纳百家之长为我所用,然后创新出奇自成风格,成为传麟先生的毕生追求。这也是他的绘画艺术能打破陈规,标新立异,取得很高艺术成就的必由之路。仔细阅读传麟先生的绘画精品,你往往会被一种强大的艺术气场所震摄,所感动,如梦如幻,如身临其境。我们试分析他的几幅作品,感受一下传麟先生通过艺术笔墨所给于我们的令人心灵震撼的艺术感染力。

    “春风又绿江南岸”,这是传麟先生常画的题材之一。“春风又绿江南岸”,这个句子出自北宋时宰相王安石的“泊船瓜洲”诗中的第三句。全诗为“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首诗成诗的时间大约在公元一O七四年前后,彼时王安石改革新政受挫,被迫罢相返回故里,路经瓜洲过江时所写。诗中表现出作者对早日返回故乡的思念和渴望之情,全诗语句不加矫饰,清新纯朴,真情流露,是流传千古的名诗。但这首诗妙就妙在它又是一首著名的推敲诗。据说王安石写此诗时吟到第三句"春风又绿江南岸"时反复用了"过"、"滿"、"到"等几个字,反复推敲,最后才确定用"绿"字。这一个"绿"字果然用的极佳极妙!盘活了全诗,增添了满目新绿的江南春意盎然的勃勃生机。确为画龙点晴之笔。传麟先生一生饱读诗书,国学功底极深,故能深切领悟作者的诗中意境,在他的传世画作“春风又绿江南岸”中,采用深远构图的方法,以绿色铺垫全景,笔墨纵横,铺开写去,将生机勃勃的江南初春景色尽收眼底。近处,是峥嵘的江岸巨石,石上有松柏苍翠,层次分明。这里的山石皴法以渴笔焦墨的皴擦和淡墨的晕染而成,使画面苍厚凝重而又不失江南山水的藴润灵秀。松柏的点染,似乎还透出丝丝雨露初现的氤氲之气,较远处,在山石屋宇的掩映中,山岚云气,流光溢彩,一望无际的新绿一直延伸到天际,江岸边则是渔舟泊岸,渔家们辛勤劳作的场景。再远处,则帆影点点,江水远去,横无际涯。整个画面写实生动,脉胳清析,笔墨沉稳扎实,凝练潇洒,苍厚的山石松柏,生机勃发,绵延千里的江南新绿,使画图中的空间一派春风荡漾。传麟先生对王安石诗意的把握和理解,使读画之人浑如置身在万千山峦溪岸之中,真切感受到春意盎然的江南美景对自已的心灵荡涤和亲切呼唤。充分体现出一幅优秀作品所产生的巨大的艺术魅力。

    再看看“轻舟己过万重山”这幅作品,这是借唐代大诗人李白写的一首脍炙人口的名诗会其意而成的作品。历史记载,唐安史之乱时,李白曾因参加永王李璘幕府而获罪,被流放夜郎。行至三峽白帝城时忽然遇赦放还。这天大的意外令李白兴奋不已,当即决定轻舟出峡,直奔江陵。这首诗应为李白飞舟渡峡时所写。全诗曰“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己过万重山”。此诗一出,海内传诵,成为千古名篇。由于李白诗作巨大的影响力,历代许多山水画家都曾以此诗的意境为题材进行艺术创作。但我看到的多为平远构图,以传统笔墨写出三峡奇峰突兀,江水浩荡,表现出李白轻舟出峡的愉悦心境。但传麟先生却别出心裁,大胆布局,以高深构图的视角,描绘出三峡的幽深清荡,奇绝险绝之境,这是需要极强的对艺术布局的掌控能力的,非如此,便不能将两岸猿声、激浪排空、轻舟越险出峡的意境真实完美地表现出来。中国传统山水绘画,如宋王希孟之“千里江山图”,一点一画,极为精细,灿烂艳灼,美不胜收,元黄公望之“富春山居图”,苍茫简远,气势雄秀。清初四僧之一的石涛画作师法自然,以我为主,构图新奇,笔墨纵恣,豪放而寓静穆,奇险而兼秀润,对后世影响极大,吴昌硕、张大千、傅抱石,无不以为范本。传麟先生汲纳诸家之长为我所用,以新颖的构图,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的恣纵笔墨完成这幅作品,为后世留下了精美的范本。现在我们细细解读这幅作品:读画第一眼,便是雄奇伟岸的三峡群峰夹峙扑面而来,山势壁立,流云飞动,奇峰高耸,沟壑纵横。先生以焦墨干皱、披麻、散麻皴法交替使用,以表现出石质的坚硬狰嵘,山脚处,则是茂密的松柏林带,以体现出雄秀苍古的三峡风貌和笔墨气韵。为了表现三峡的高深静谧,清旷深远,整幅画作全以水墨浓淡渲染,而杂以少许三青。于是整幅作品凸显出气势沉雄博大,韵致沉稳肃穆。在画面里,奔腾的长江只是沉沉一线。然而,通过山势狰狞奇险,我们仍然能感受到两山夹峙中的滚滚江流所激起的巨涛大浪。在此,传麟先生是在以山写水,以山之质激发水之形。渔帆远去,江流无尽,不知大诗人李白在哪一条船上吟咏?

    传麟先生生前对绘画艺术的挚爱和追求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众所周知的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家中没有画案,传麟先生常常伏身床板作画,腰酸腿疼从不以为苦。先生的爱女丹旻女士曾说“儿时夜里睡觉,曾见父亲睡梦中常常喃喃自语,手作握笔状在空中不停地挥写。”此情此景,直欲催人泪下!

    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为追求自己理想中的艺术境界所付出的艰辛努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让我们再读另一幅画作“待细把江山图画”。这是一幅洋溢着深厚的爱国情怀的鸿篇巨制。整幅画作视野开阔,气场宏伟强大。表现出作者在笔墨挥洒间直抒胸臆的开阔胸怀和深沉博大的精神气魄。画面近处松涛森森,古寺依山而筑,稍远处则是煙岚雾气苍茫无际,再远处是连绵不断的雄峰峻岭拔地而起,长林巨壑,高明委曲,逶迤远去。画中古寺以小写意笔法点出,凝重沉稳,亭台楼阁错落有致。近山则以浓重的焦墨块和大散麻皱法奋笔写出,使山之形,山之势,山之韵,坚实粗犷而又极富巨山大川起跃奔腾之势。远山则是用墨气氤氲,酣畅淋漓的笔触,写出白云流动,峰峦错落,横无际涯的景象。伟哉,壮哉!

    细读这幅作品,会令人真切地感受到满纸烟岚云气,直欲扑面而来。感受到祖国山河的雄奇壮丽,激发起人们奔腾的血液和强烈的爱国情怀。其构图雄旷,笔墨多变,姿肆挥洒而从容不迫,画中山势雄伟,云烟浩荡,气势雄浑博大,实乃佳构也!

    从以上对吴传麟先生的作品分析,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评价,他是近现代中国画坛当之无愧的山水画大师之一。

    首先,他的作品呈现出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且绝不雷同于他人。先生沿习古法,师法造化,又多多得益求教于多位近现代山水大家,从诸多绳墨之规中脱颖而出,形成了我自为我、自有我法的独特的艺术风格。初看他的作品,水墨畅酣,苍古浑厚。然而细察之,则细节处理,几无一处不笔墨细腻精到。特别是流水淙淙,林木茂盛之处,逆光流动,穿林而来,泉瀑交错,光影浮动,把空间的通透感、层次感,处理得精致之极,神妙之极。这时侯,读画之人,真感到自己似乎已置身于这曼妙的景观之中,静听着叮咚的流水声,呼吸着林泉间清淡洁净的空气。吴传麟先生笔下流淌出来的巨大的艺术魅力,会使每位喜爱他的作品的人都受到深深的感染。近现代国内画坛水墨山水画中林木交错,光影浮动能达到如此意境者,仅见于李可染、傅抱石等少数几位先生。

    其次,画中六法,最重气韵生动。明代美学大家董其昌在其画旨中曾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成立郛郭,随手写去,皆为山水传神。”八十年代初,传麟先生调入人美社工作,有机会经常到南方各地出差,他借此机会,得以饱览江南山水,足迹遍及浙苏皖鄂及云贵闽粤一带。在行旅中,他手不离笔,身不离纸,画了大量的速写稿,可以说搜尽奇峰打草稿,阅历遍江南,这使他深谙江南山水氤氲疏秀,云烟蕴藉的特点,为他日后的创作累积了大量翔实的素材。所以他的画作不是空中楼阁、天上仙阙,而是实实在在接着地气的。我们阅读他的作品,总感到十分亲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画中灵动的气韵,深深撼动着我们的心扉。

    第三,笔墨皴擦是中国传统绘画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之一,自古以来的山水画大师,在继承前贤的基础上,又无不掌控着自已独到的皴染方法,如五代时期关仝的勾云勾树皴法,元代黄公望在“富春山居图”中以草籀奇字之法,化繁密的皴法于简淡,而创作出苍茫简远,气势雄秀的富春江景色。再如元四家之一的王蒙,在其名作“青卞隐居图”中,使用了繁密的细牛毛皴法,使画面气韵浓郁苍厚。近代傅抱石先生善使大马长锋笔,奋力挥洒出的大散麻皴法,使山石的形质格外粗犷坚凝。传麟先生汲取众家之所长,在笔墨实践中,创造出属于“传麟山水”的独特皴法,即以長锋用笔,以大量变幻无穷的干湿线条皴擦而成的坚实的山体,再杂以浓淡不一的墨块所形成的山石的奇峭凸脊,使整幅画面沉稳凝重,浑然大气,密而不实,疏而不空。浓淡渲染,飞云留白,则根据画中需求以淡墨为之。房屋造型屋脊高耸,对人们喜爱的徽式民居作了美学处理,使之风格别俱。渔帆农舍则以简淡笔墨写出,使整幅作品,既突出了山之形势气韵,又有浓淡疏密的画中空间感。皴法是形成绘画风格的重要元素,传麟先生以自己独创的以大披麻皴疏密纵横挥洒,复以焦湿墨块点染皴擦的“传麟皴"法独步近现代山水画坛,也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

    除山水画外,传麟先生的书法和花鸟画也有其独到的笔墨特点。且看他的花卉写意画“薰风尽花乡”,画中的荷花亭亭玉立,在初夏和煦的暖风中轻轻摇曳,荷叶生机勃勃,密密层层,葳蕤而厚重,一望无际,大有“接天莲叶无穷碧”之意。虽是画花卉,但整个画面的水墨洇润,朴厚中不失通透感。画面布局大气,凝重中不失疏秀,在水墨的运用中,揉进了李苦老的笔意。他的长篇书法作品“诸葛武候前出师表”集中地表现出他在绘画之外的高深的书法造诣。这篇书法,笔势畅酣,章法随意,运笔取势,多有精妙之处。从通篇看去,波澜起伏,高潮迭起,是溶入了书写者本人的思想感情的。其笔墨气韵,远承宋米芾、黄庭坚之风韵,近追明王铎、董其昌之体势,而又表现出个人雄朴健美的笔墨特点,十分耐人品读。

    令人惋惜的是,正值书画艺术创作的高峰时期,斯人竟驾鹤西去矣!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遗憾!但纵观吴传麟先生的书画艺术成就,我们的感受和印象是深刻而明晰的,他以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在中国近现代山水画坛标新立异,独树一帜。我们探讨和研究他的艺术成果,正是为了让更多的后来人得到受益和启迪。


李长安

丙申年冬月於集雅斋南窗下

    【本文作者李长安先生,原北京市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现为北京市收藏家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艺术品投资栏目”书画评审专家。】

上一篇:融通南北大成之象——传麟画集小序

下一篇:吴传麟书画人生面面观(一)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吴传麟

新天下手机网waptxcn